ca265_老九门

ca265一来,先说头两集。戏园子名字叫“梨园”,二月红家叫“红府”…咋不叫二府呢?orz…二月红是艺名啊艺名!筱白玉霜难道姓白吗…无力吐槽了。看来说喜得麟儿孩子就得叫麟儿,说犬子无能就是生了个狗子。借鉴这部剧的经验,我准备开个工厂名字叫“厂子”,开个学校名字叫“学堂”,开个饭馆名字叫“食堂”,谁都不要拦我……
(评论里也有盆友推测二月红可能确实姓红,电视剧里的红府啊祖宗牌位啊可能是三叔授意的,存疑先,大家帮忙看看找找书里或者三叔有没有说二月红到底姓啥,找到了我再加上,毕竟三叔说了算。不过梨园这个……实在是硬得不能再硬)
评论里又有盆友说二月红叫红敬启…哈哈哈哈哈

张家亲兵伸手探棺材,被琵琶剪剪断手臂,喊了两声挣扎了两下又站起来被人扶着走了……一滴血也没流,就是断口处衣服有点红色,还是鲜红色,不是血红色。这难道是活粽子啊,太顽强了。大佛爷开了棺材,又把那人砍掉的膀子拿出来了,轻描淡写地说给他接上!!!!我没看错吧???说接就接??你是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
二月红唱霸王别姬,画了一双下垂眼,可能是我见识少,没见过京戏里这种扮相的虞姬……为什么作为旦角不勒头……眼睛梢不上扬反倒下垂了。大柳都到了下巴颏子了……长跪不起。看到剧照下面的评论里有盆友说“这个造型为了向《刀马旦》里的秦沛老师致敬”,真是太可爱了。
后来二月红又拜列祖列宗……怎么个意思,为了让人确信二月红姓红,还在牌位上写了祖宗名字“红xx”…我真哭了…花儿爷!您一声令下我就去替您把给尊师改名的导演打死!打死了算您的打不死算我的!
齐铁嘴坐汽车,外边的景物循环经过,一个同样的彩灯在车窗外经过了七八遍。
长沙街道完全没有尘土泥巴,地面和墙面一尘不染,连街边整齐万分的房子好像都在告诉你:看我们影视城是不是很干净?
还有张大佛爷单身一人营救齐铁嘴那里,配乐蜜汁尴尬,张大佛爷确实很牛逼,我们都已经知道了,但是能不能不要为了表现佛爷牛逼就让人用刀刺他后心砍他脖子还让他和没事人一样,一滴血也不流,只是衣服上变出一块晕红…营造出一种“佛爷用刀都锯不动”的感觉,啊,佛爷又不是三成熟小牛排,跪求别再锯他了,请不要让尴尬癌再次降临到我们头上了…
每个人的配音都蜜汁感人,跟嘴形对不上啊对不上!还不如让张艺兴直接来两句哎哟喂!别搞我咯!
张大佛爷和齐铁嘴勘查火车车厢,要戴防毒面具就好好戴,别轻轻放在脸上,也不扣好,和没戴有啥区别?虽说我知道你也不会中毒,马上就摘下来了,但是别这么敷衍好吧……
丫头看起来比二爷年纪还大……陈皮阿四看上去比师父还老…丫头可是比二爷小五岁啊!不是二爷的后娘喔!是二爷的青梅竹马喔!死的时候只有三十二岁啊摔!咋就一点少女感也没有?反而有一种慈爱的熟女风韵……丫头原先是开面摊的就得整天“下面给你吃”,那娶了法官的还不得天天被审判啊?娶了击剑运动员的……不敢想,太惨了。
好好的盗墓剧,怎么就变成联手抗日了……你给我说清楚。
经评论好心人提醒,还有手电筒的问题!!爱迪生发明灯泡,法拉第发明电池,发明了真正意义上的手电。ca265但其灯泡发光性能却十分不稳定,时明时暗,故名“Flashlight”。直到六十年代后期, 随着碱性电池的出现, 手电的“照明功能”才算完成。这是百度百科原话!!三十年代哪来的手电筒!!而且发出的光很稳定啊!……而且吧,人家原文写的是拿风灯…莫非剧组连个风灯都舍不得买?怀着这个疑惑,我上某宝查了查“做旧风灯”,符合条件的价格都在100-200不等;又查了查“复古手电筒”,嗯,果然不出所料…20-30块之间。真是个勤俭节约吃苦耐劳的好剧组啊……
还有好心人说了抛铜钱起卦的问题!起卦是扔仨铜钱啊,扔一个那叫抛硬币。
下面再说三四集!陈皮出手的青铜器是怎么回事?咋看着黄澄澄的拿在手里轻飘飘的呢?这是西周出的吗?我看是上周出的啊!
陈皮伸出链子爪把诋毁师娘的商人脸给划了一下,神特效啊!爪钩子还浮在那人脸上呢,咋就让人狗带了呢?难道是用了传说中的内功?
佛爷穿戴着迷倒一大片人的皮衣+衬衣领带+护目镜套装在野外斗殴,瞬间躲开了五毛钱特效的飞速旋转棍,蜜汁bgm瞬间响起,真是让人心潮澎湃啊……我知道你们花钱做音乐了,不用一有打戏就播放了吧……
对了,评论里也有好心盆友发现了!大槽点之齐铁嘴竖看罗盘,还说罗盘失灵了…佛爷说,肯定有东西干扰。当然了啊,地心引力干扰了你的罗盘啊……
日本大姐汉语八级啊,已赶超元首。
丫头陈皮两个人老是在一块玩什么啊,还拉拉小手……难道这剧想把二月红变二月绿?
丫头和陈皮逛街,钱包被小混混摸了,陈皮去追小偷,准备教训他一顿,结果…“师娘他偷你钱袋。”“那你也不能动手!”我我我我我……你居然是这样的丫头!
佛爷和八爷还有副官进有腐尸的院子,飞舞的苍蝇特效美如画……趴着的“半脱水状态腐尸”栩栩如生,白白净净,水当当的,没看见半脱水啊……难道他们的名字就叫“半脱水”?人死了半年了,身上的血渍比姨妈色口红还鲜艳……
佛爷说“我就是喜欢大胸”…笑得停不下来。
佛爷一行三人作为专业人士,盗墓老手,深知盗洞的奥秘,经过不怎么仔细的勘查,马上有了重大的发现:墓道就在墓碑的后面!也不点个洋蜡试试坟子下头氧气够不够,直接掀开墓碑就往里头进,真是大无畏精神…
ca265再说五六两集!老大爷父亲那一代年轻时给日本人打工…老大爷都老成这样了日本人还没走…看来这日本人在贵宝地扎了根啊……要按这个时间推算,说不准日本人还没明治维新呢就赶紧穿上西装革履来中国了…
齐铁嘴那盐酸腐蚀铁栅栏,说“最硬的东西就要用最软的东西来破”。原谅我想歪了…你说什么?我污?我想的是滴水穿石,你想的是什么?
佛爷一枪打烂水缸底,挪开水缸,下到下面地道里去,地道里干干爽爽啊…一缸水流到哪去了呢?难道这地道的地面是由千千万万的七度空间姨妈巾铺成的?瞬间吸收,滴水不漏啊!
陈皮阿四去美利坚长沙商会,门口那个巨型广告牌的设计师是不是穿越过去的?商会的院里院外挂满了白灯笼…这真的是商会…?怎么感觉是白莲教一贯道之类的呢……
丫头和陈皮一起浇花,一边把水从杜鹃花顶上淋下去,花心花瓣都不放过,一边教导陈皮“慢慢地把水浇上去”,啊丫头,浇花心花就萎了,你和二爷的杜鹃花有多大仇……
齐铁嘴碰到了墓室的墙壁,马上飞出来好多绿色虫子特效来咬他和张副官,真是太惊险刺激了。这时佛爷临危不乱,祭出了红色火焰特效,抵挡住了绿色特效,掩护齐铁嘴和副官先走,又独自把剩下的绿色特效赶尽杀绝。然而当佛爷强忍伤痛打开墓室门爬了一堆台阶出来的时候,齐铁嘴和副官俩人跟没事人一样在门口不远处坐着,这俩人看见佛爷爬出来还惊奇地上前搀扶…你们是不是觉得佛爷一定已经被绿特效咬死了,所以坐着唠嗑就行了?
把佛爷送到二爷府上抢救那场戏,真是太辛苦演员了。为了避免拍摄“头发长进手里”这种难以化妆和做特效的近景,二爷帮佛爷拔出伤口里面头发的场景统统拍远景!啥?要拍佛爷和二爷脸上表情的时候怎么办?把佛爷的手挡住不就完了?最后再拍个二爷烧头发的近景,齐活!
再说七八集,齐铁嘴cosplay道士去给人算命,老太太求算一算小孙子的命,老八问孩子生辰八字,老太太说她孙子是属小马的,阳历五月八号生的…ca265亚洲城这是生辰八字?这是八爷独创的生辰六字吧…就算八爷是人形万年历,成功推算出了老太太孙子的阴历生日,难道还能猜到出生时辰嘛……还有吧,只听过有属大龙小龙的,小龙是蛇,咋还有属小马的呢?小马是驴吗?
齐铁嘴在破庙里发现一个疯子,爱好是揪自己头发,一揪一大把,可是这个人还是满头黑发的,就后脑和脑门那儿被揪掉几小块。鉴于这个人已经疯了一段时间,我估计这揪头发的毛病可能是新添的,开始的时间大概就在齐铁嘴进门前后。后来齐铁嘴给他把头发剃了,诶,你别说,一剃完了头,疯子君脑袋顶上揪头发造成的的伤疤都变大了。
齐铁嘴拿了个简易烟雾弹往地上一扔,疯子就下跪不迭,狂呼大仙…疯子太好糊弄了,希望咱们这个精神病医院都好好借鉴学习一下,准备好烟雾弹,病人很容易就被控制住了,还花钱买镇静剂干啥。
二月红救丫头那里,本来电光火石的情节变得这么波澜不惊…不应该是丫头看见二月红大喊了一声哥吗?咋到这就变成二月红远处围观人牙子卖姑娘才发现了丫头?还有二月红为了赎丫头旦夕之间飞马盗墓的情节咋没了?变成了“晚上到我家拿钱”…

ca265 除了几位主要角色比较美貌之外……不是很容易找出这剧的优点。陈伟霆和张艺兴这俩人选角倒还能对上点样子,就是拍的太不用心啦!
发一个别人做的图大家娱乐娱乐。如果这图侵权了告诉我啊我马上删了。

发表评论